异世三国

异世三国

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1:17:19

最新章节: 小凉形容**,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,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。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。极是魅惑性感,又是稚嫩撩人,又是妩媚色气,着实令人欲罢不能。纤柔的玉颈,衬托这白皙的下颌,让人忍不住亲上去。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**。“啊,辜云我好热...受不了了”小凉搂在辜云身

第一章、风雪惊变 第五回、闹中秋颍州起义,杀鞑子好汉建功

颍州为一方重镇,部署军力极多,军甲器械,军粮物资皆够数年用度,若以此城发动反元起义,成功则四方响应,元庭南部则岌岌可危!然而重镇则重兵极多,加之城中百姓家中的家鞑子,蒙古军的数量怕是在义军的数倍之上,况城中守将贾鲁也是蒙古名将,早已获悉了刘福通韩山童等人要聚众起义之事,心下有了防备,又听闻黄河挖出了‘单眼石人’自然是不敢懈怠。城内街道虽是被蒙古人治理的日益萧条贫穷,但是蒙古兵也是在城中五步一哨,十步一岗,守卫的层层密密,万分森严!稍有可疑便有杀身之祸,而蒙古人全凭自己喜恶,砍杀平民来全如牛羊猪狗,单就街口一处一个时辰就杀了七个人。

颍州城郊的刘锜祠是明教的秘密分舵,平日里供奉的是抗金名将刘锜,刘锜于此地以少胜多,打得金兀术大败亏输,一时间刘锜姓名止啼!百姓为了纪念他特立此祠,自蒙古侵华,百姓对过往名将追念日甚,渐成风气,而刘锜祠香火日甚,故而也更能蒙蔽鞑子耳目。

明教诸将汇集于此,但是一筹莫展,贾鲁屯兵于此不修河道,只顾盘剥财物,也是贪图刘福通家中财物引水冲杀百姓,导致民怨沸腾。

朱元璋在刘锜祠堂中,言道:“哈哈哈哈,诸位莫慌,某已在刘伯温处问计,有道是‘四海困穷,天禄永终’蒙古鞑子不恤百姓,早已民怨沸腾!城中百姓皆欲食其肉,饮其血!临近中秋,城中百姓被蒙古欺压,久不吃月饼,我们不如以沈万三的名义,赶制一大批月饼发放和售卖给城中百姓。到时候在月饼中放入字条,邀请全城百姓共杀鞑子!”

“不错,不错!只要有一家动手杀贼,则家家必会都动手杀贼!到时候我们义军顺势起兵,攻占了衙门军营,届时趁夜夺下城池!”徐达也补充道。

韩山童被推为颍州义军主帅,听到这般计策心中大喜,和众人定好了作战计划,由周子旺,李二等人带领教众赶制杀胡月饼当街售卖,和免费分发,郭子兴,刘福通,孙德崖,韩山童分兵四路,准备夜袭;彭大等其余在兄弟城中散去,准备巷战了和帮助百姓出掉家中鞑子!而次日中秋佳节,百姓虽是困苦,但念及家中被蒙古人征用走的劳役亲眷,被卖到西域的家人各自伤感,便于街上的摊子上买了几块月饼,回家过节了。而家中家鞑子还要对百姓们进行盘剥,却见的百姓所供养的蒙古人,吃的是大米白饭,鸡鸭鱼肉,用得是金银器具,而百姓除了月饼之外再无其他饮食,多半也都是褴褛破衣,有的女子连完整的裙子也不见得有,而是夜蒙古鞑子又赶上了节日,必然又要喝酒,酒后还要乱搞,不知又有多少芳华少女被其糟蹋。

而夜深之后,汉人不许掌灯,见得那一轮明月照的人间雪白,几处鸦声传来,西风吹着柳叶,寂静城中忽然一声大吼:“杀鞑子啊!”忽而一见,颍州城一阵火起,街坊住户,各自叫喊!我家杀了!“我家的鞑子也杀了!”“不要让鞑子跑了!”不消一刻,城里的家鞑子尽数除尽!韩山童攻占了府衙,部下朱元璋夜领义军攻占了城楼,朱元璋登上城楼望及城下一片火光,他出身濠州贫民,自有是放牛娃出身,家中交不起元庭的苛捐杂税,时逢旱灾家中父母兄弟几乎都饿死了,后来只好投身敛财的佛寺出家;见得百信齐心,心中百般滋味,想来天下百姓苦元久矣,早就不想再被蒙古人压迫,若非逼到绝境又怎会去杀人起义!而这一城百姓竟然不约而同,想是这一城百姓亦被逼到死路,然而颍州一城如此,那天下呢?若是今朝起义,不能匡正天下,救济苍生,那这番起义也是空谈罢了。

朱元璋登楼长叹,俯瞰四周,但见北面蒙古大营一片火海,一队轻骑从西面突围而出,张眼望去心下一惊,正是元军统帅贾鲁!心中算计片刻,立即言道:“这贼蛮要跑!徐达!常遇春,速与我来!”三人跃下城楼,各上宝马,举火而追,旋即城上兵众分兵一半,奔出城外追击蒙古军。义军多是江湖草莽,多是短兵械斗,不会什么结阵冲锋,长枪大戟,但是红巾漂浮,各自为战,无数士兵却如撒豆一半,四处飞来,反倒是令敌军不知数量。

一揽马缰,扬尘四漫,贾鲁心中一凉,暗自心惊却也不知对面有多少兵将,不敢去战,忙纵马疾走。忽然一箭,正将身边参将射死,原来朱元璋,徐达,常遇春三人以拦在面前。蒙古当中不乏惯战之将,却见数十人中闪出四骑,各自威风凛凛,颇有大将风度。徐达手持方天画戟,抖擞数下,战马雄壮立在当中,见得为首一人乃是蒙古军中素有万人敌之称的博图,博图乃是成吉思汗手下四杰之一的博尔术的后代,双臂千斤,号称十万怯薛无敌手,犹胜祖先威风!而其余两人皆为虎熊之将不在博图之下!徐达认得此人,不得答话,三将并出各一柄狼牙棒来去取徐达,徐达纵马而奔,被这三人团团围在中间,四马交错,戟棒相交,杀得昏天黑地!常遇春挺丈八蛇矛直取贾鲁,贾鲁大惊拨马急走,两将相护,三马交错,只一合便将两员胡将刺死!贾鲁更是大惊,纵马而走,身旁将领忙来阻拦常遇春!而另一面却见徐达一戟砸下,博图死命相抵,砰的一声,胯下战马前腿双膑绝裂,陷入地中一尺,当真牛虎怪力,博图虎口已然出血了,身旁胡将急忙来救,徐达手中长戟,一压一挑,正入来人腋下,扑得一声刺死马下,另一胡将被徐达惊的心怯,徐达虎目一瞪,虎须飞扬大喝一声,纵马一驰,大戟横扫,将胡将连头带肩削成两段!博图觅得空隙,然徐达戟发严密无有破绽,而自己半面身子被大戟砸的酸麻,不敢硬斗,侧身弃马,正跃到身旁战马,正欲反击,挺棒欲举,早见的方天画戟正砸在面门,黑压压眼前一片,被徐达砸的闹僵迸裂死于马下。

贾鲁见折了军中前三的猛将,心中更怕,手下数十健骑被常遇春一人杀翻,心下慌了纵马狂奔!本有武艺傍身,却不敢再战,但见朱元璋白马红袍,威风赫赫,从后赶来,煊然如天神一般!贾鲁忽然一惊,却见朱元璋手中斩龙大刀,悬在空中手起刀落,被朱元璋取了首级。旋即义军大胜,郭子兴手下朱元璋一部,凯旋而归!当夜百姓载歌载舞,欢迎义军,更赶制了多年不放的鞭炮,又是张灯,又是结彩!真比过年还热闹,百姓相谢义军,有的已是热泪盈眶,想是苦元久矣,今日可算是能像人一样活上一回了。

是役明教一战而胜,元庭举国震动,中原一带徐寿辉,孟海马,郭子兴,孙德崖,布王三等无数群雄并起,响应了彭莹玉起义,攻占了河南,安徽江浙一带大片土地。中国反元势力瞬时高涨!而韩山童在刘福通的拥戴下称为明王。夺取颍州后朱元璋部斩杀敌首贾鲁,博图当居一功,朱元璋立刻建议开仓放粮,恢复民生,韩山童大喜越发欣赏朱元璋等人,故而对郭子兴部提携有嘉。至此义军所到百姓无不夹道欢迎!

却说那赵金梅被韩山童接到军中与姐姐赵银梅团聚,之后一直住在一起,平日里不管什么男人政务,只是绣花,弹琴,各种吃食;所谓近朱者赤,赵金梅的性格也收敛许多,赵银梅的样貌虽不及赵银梅妩媚,但性格谆厚,温婉贤淑着实是个好妇人。韩山童八月十五夺了颍州,这赵银梅竟然八月十八就生了个大胖儿子,浓眉大眼,大嘴宽颌骨。韩山童于是大喜,忙在刘福通的推举下做了明王,以妻子和妻妹的身份,昭告天下说自己得了宋宗后人,打出“虎贲三千,直抵幽燕之地;龙飞九五,重开大宋之天”的战旗一时间无数江湖好手纷纷来投;心下与妻言道:“此番若破元功成,这孩子将来就有帝王之命!帝王须有栋梁辅佐,而这栋梁嘛,自然是越多越好!”

赵银梅卧在床上,轻欹枕头,淡淡笑着:“什么帝王,不帝王的。你倒是想多了,我只是希望我这孩子将来能活的开心自由!不受蒙古人欺负!不过人才嘛,自然是越多越好。夫君你可想好孩子的名字?”

韩山童道:“不如就叫他林儿吧!正所谓,正好林中有许多栋梁树木!”

赵银梅点了点头看着刚出生的孩子,心中乐得,与韩山童道:“林儿好,就叫林儿。”

赵金梅挺着肚子看着这对夫妻,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道:“他二人倒是合家美满,两清相浓!却独愁了我一人,却还给别人怀了孩子!若不是现在孩子大了,没法打掉,当初就该买些红花把肚子里的冤家丢了,省的日后也是累赘。”但是却又回到闺房,见得自己日前收到的辜贵问候孩子信件,旋即找到韩山童道:“姐夫~你们一家人和和美美了,我这肚子里孩子的爹也想孩子,我可以写信给他找来嘛?两口子虽是生气,但是把辜贵找来陪陪我是不是也是好的!”

韩山童看了看妻子,赵银梅道:“山童,我这妹子也是正好时候,若身边没个男人也是想得!那辜贵不过是小小百户,来就来了!你这一方诸侯难道还怕一个小小百户?”

韩山童道:“哈哈哈哈,夫人说的这是什么话!妻妹想让辜兄弟来,写信来就是!辜贵兄弟身怀武艺,来了说不定还是一方好手呢!只是妹子,你若想写信把他找来,辜兄弟和你有了嫌隙,他可愿来?”

赵金梅莞尔一笑,羞羞的递出辜贵给她的信件:“呐,姐姐,姐夫这是那厮写给我的家书....他说是后悔了,也挂着孩子,准备启程就来看我呢!他就是怕有碍身份,到时候颍州城再不让他进~”

韩山童笑道:“哦?是嘛!妹子,你把书信拿来我看!”赵金梅将信给了韩山童,韩山童无奈嘲笑之意,却见得信上多是错别字和涂改痕迹,还时不时的套上一句夫子曾说,有的是文不达意,有的根本就不是夫子说的。而内容肉麻之至,无非就是辜贵如何想她,如何认错!将来如何对孩子好之类的话,想是在家中受尽了蒙古女人闲气,念起赵金梅的好来了。韩山童旋即答应了此事。怎料过了半个月,也不见辜贵前来,正道九月初三,赵金梅正一人对着江水犯愁,却见得夕阳渐落,一日将毕,斜月正上恰映了前唐白居易的《暮江吟》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。可怜九月初三夜,露似真珠月似弓....

赵金梅正凝愁着,忽然腹部剧痛想是要生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