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世三国

异世三国

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1:17:19

最新章节: 小凉形容**,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,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。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。极是魅惑性感,又是稚嫩撩人,又是妩媚色气,着实令人欲罢不能。纤柔的玉颈,衬托这白皙的下颌,让人忍不住亲上去。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**。“啊,辜云我好热...受不了了”小凉搂在辜云身

第五章、风月枉然 八十四回、心意把拳

却见道衍和尚对着尘三岁行了一个礼笑道:“哈哈哈,方丈大师,此番问鼎大会武林豪杰届时奔着九鼎消息而来,而少林寺却迟迟不肯公布消息,难道不是待价而沽,有意让天下英雄为难不成?”

尘三岁道:“哼!道衍以你的辈分没有和本方丈说话的权利!本方丈现在就要依据寺规罚你面壁思过一年!”

却听得一个小和尚也指着道衍的鼻子骂:“你个臭扫地的!哪里有你说话份,我少林寺尘沦无法道五辈弟子,属你道字辈最低!你又是一个扫地僧!想来一大把年纪没有晋升辈分,一定是品行不端!有什么资格和方丈说话!”

有一个小和尚骂道:“就是,我现在就要去戒律院逐你出寺!”

道衍和尚笑了笑:“呵呵呵,方丈大师,你既然身为出家人不打妄语,不如老衲便和大师比过,若是老衲侥幸得胜阁下便将这九鼎的秘密公诸于众,也好让英雄有所寻找不是?”

尘三岁俄而大怒道:“混账!哪有你这么和掌门说话的!”

这道衍年纪和尘三岁相当,但是辈分上却差了太多,这尘三岁便仗着这辈分,开始对道衍吆五喝六。却见道衍和尚,神色泰然,宛若一位得到的高僧,他起初并不言语,只等着这尘三岁骂完了,方才问道:“哈哈哈哈,那掌门,弟子现在可否和您讨教?”

这尘三岁是少林掌门,自然是武功第一,他横练外功,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的神功,又是易筋经,洗髓经加身自以为这个道衍和尚来到少林寺就一是一个行将就木,混口饭吃的老和尚,大大没放在眼中甚是官腔十足:“哼!那我就教训一下你这个无礼之徒!”

尘三岁忽然震怒,辜云当时和小凉立于台上,但是辜云腹部伤势颇重,已经暗暗渗血,旋即拦在小凉前面,忽然间尘三岁大力金刚掌打来。

众人倏然一惊,这掌力极为精妙猛烈,全无躲避之机!怎知道衍和尚马步低身,斜后一侧,一拳反向尘三岁腋下击去!

“哇,这是什么武功!”尘三岁登时骤惊,却见道衍一拳击来,狠辣凶绝,落肘一震,跳到一旁。

只见道衍趁势疾攻,身法似白猿跳涧一般,连攻下盘要害!拳拳看似诡异无状,实则处处死穴,尘三岁忽然大惊,全仗着金钟罩护体,体内激气一道金钟气象,道衍拳术撞上发出铜钟撞击之声。

尘三岁急忙推开方才知晓自己所斗遇见了生平大敌。

这尘三岁不敢怠慢运起功法,疾攻一套,却以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,抄誊拳相功,兀那间搬回一筹。

怎知这道衍和尚武功狠辣刁钻,拳法飘忽,似醉汉东西倒去,又如老农耕地,一招一式可以说是极为难看,虽是难看却远比这看似美轮美奂的少林拳术精妙许多。

辜云退下去,李天目忙问道:“小师叔,你看这和尚用的是什么武功?”

辜云起初不知,只对这道衍武艺暗暗赞叹,心道这尘三岁果然是少林方丈,倘若今日我和他易地而处,不知又会作何计较!

且看道衍招法多变,无不精妙万分,又是随心所欲,劲力十足,尤其是这身法极低,在身子在对手下盘之下连连闪烁,更似一个头老牛耕地般沉稳凝重,却犹如一个兔子一般难以捉摸。

这尘三岁是少林大派的掌门,所学所用之中尽透露着名家大派的风范,出手利落威风八面。

二人一个端方稳健,一个诡谲怪异,竟然斗了一百回合不分胜败,这尘三岁本来对道衍的蔑视,转而变成了惊愕和恐惧,深怕自己一个失手,反败于这个低阶老僧的手里,忽然招式陡变精神大涨,使出自己的平生绝学“千手如来掌”

且看尘三岁轻飘飘拍出一掌,这一掌招式寻常,但掌到中途,忽然微微摇晃,登时一掌变两掌,两掌变四掌,四掌变八掌,八掌变十六掌,进而幻化为三十二掌,掌法变幻莫测,每一掌击出,甫到中途,已变为好几个方位,掌法奇幻。

辜云在台下的树上站着,俯瞰二人比斗,心中却道:“这和尚掌法奇妙,变化多端,实在是一路精妙掌法,若是功力相抵,足以和王保保匹敌!只可惜这尘三岁留下此等武功来不用于反元,全在内斗真是可悲!我若与他相斗,所有办法克制他,但是想要取胜也是十分不易。”

只听道衍和尚赞叹了一声:“哈哈哈,千手如来掌果然精妙!”忽然道衍和尚,招式疾变,身法更是诡异飘忽,呼呼击出几招暗脚,尽数攻击尘三岁下盘要厄,竟然反令尘三岁,处处掣肘,值得闪避不可疾攻。

只见道衍和尚,身法似高击低,似低又高,高低纵横,处处遏制这尘三岁步伐要冲,一时间招法急变,这尘三岁掌法越是变幻莫测,这道衍大师的身形就越是变化无端,只见他,斜身反上,进步反闪,避开招数却拳劲早抵要害,一时间打得尘三岁连连叫苦。

兀那之间这尘三岁大师的,心口咽喉下阴软肋,等等要害全部中招

且拳势急增,若非这尘三岁有金钟罩护体,恐怕早就死于非命了。

二人却见道衍大师附身伸出一腿,脚尖勾住尘三岁右脚,膝盖跪弯了尘三岁左膝,尘三岁正要回首挣扎,竟然被道衍和尚擒住双肩,一扯之下顺势丢下台去,一时间中原武林人士无不鼓掌喝彩,都知道这道衍武功看似如老农种地一般,实际上则进入了武学真境。

真可谓是武功如水,水之形,避高而趋下,兵之形,避实而击虚。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敌而制胜。故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。

道衍大师旋即在台上道:“福生无量天尊,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老衲竟日侥幸得胜全靠祖师爷保佑啊。”

台下李天目听了不由笑道:“哈哈哈哈哈,道衍和尚,你这人真有意思,你是和尚还是道士?一会儿又祖师爷爷一会儿又阿弥陀佛的。”

道衍在台上拜服道:“呵呵呵,有道是老子西域化佛,这佛入中土,本就是抄誊了不少道家经典,故而当中道理相通之处尽在道家之学。小僧幼年为避极寒屈居佛门,一饭之恩尚不敢忘,故而终身为僧,不有他想,但是佛门始终是西域邪教,着实令小僧少年之时困顿不少,幸而得到师父子阳子席应真所传符箓道法,后与刘伯温先生宋濂先生学习道家儒家学问,方才有的今日成就。”

尘三岁倒在地上被众多弟子扶起,没了面子只道:“哼!原来是带艺投师,那么道衍,你用的是什么武功!”

道衍笑道:“哈哈哈,实不相瞒,在下诸多学问当中武功为最末,适才所用其实是在少林寺藏经阁中学来的‘心意把’功夫。”

尘三岁道:“呸!不可能!这“心意把”传的神乎其神,实际上就是一些粗浅的种地功夫,有什么厉害的!你你你一定是是偷学了少林本门的其他武功!”

道衍笑道:“哈哈哈哈,实不相瞒,少林寺的易筋经,洗髓经却是奥妙不凡博大精深!不过这七十二绝技嘛,却是未必都强,只怕都学来,是博而不精,容易走火入魔啊!小僧于藏经阁中阅读书籍,起初觉得这心意把无甚出奇,而且招法诡异,似老农种地,一般带着几分丑陋之行,但是后来方知,我少林武学精益全在禅武医三者合一之境,这禅看似是佛理,而武是武功,这医却与人体结构,气血运行相关,故而这先天一口气,和诸多经络经脉之学却是从道家学来。

小僧便以医入手,便观道藏,以此通晓人体穴位脉络,而后以此入武,方才有所成就。不过这心意把,的心到意道之说始终不能彻悟。方知这少林所言之禅,非佛教所言之禅,实际上是达摩之后世代所抄《庄子》中的“坐忘玄机”,于是小僧便观庄子,《逍遥游》《齐物论》《秋水》诸篇,方知世上这有无之境,大小之变,故而武功大成。”

此言一出尘三岁默然不语,却听道衍赞叹道:“天道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纣亡!心意把,招数所致必有杀伤,尘三岁方丈你身中数招却未收重伤,可见武功不凡,足以睥睨天下许多英雄,不必内疚!事到如今还请交出玉人,把秘密公告于天下吧!”

道衍和尚渊渟岳峙,一番出手,令得天下英雄肃然起敬。

刘伯温摇摇折扇暗自笑着,原来道衍的所作所为,其实都没有逃出他的算计,听他道:“哈哈哈哈,姚兄,趋利避害,算计深沉,武功卓绝,着实令刘某大开眼界啊!”

道衍俗家名字叫做姚广孝,姚广孝听罢急忙去拜,一时间神色变得诚惶诚恐了起来:“嘿嘿嘿,刘先生小僧不过班门弄斧!多谢刘先生指点!”

二人秘密暗下不表。

李天目知道这尘三岁心有不甘,旋即帮着答话:“对啊!尘三岁,你少林也是千年大派若是输不起,才是真的丢人叻!”

尘三岁思虑再三,只好点了点头拿过石人来,双手奉于姚广孝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