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世三国

异世三国

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1:17:19

最新章节: 小凉形容**,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,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。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。极是魅惑性感,又是稚嫩撩人,又是妩媚色气,着实令人欲罢不能。纤柔的玉颈,衬托这白皙的下颌,让人忍不住亲上去。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**。“啊,辜云我好热...受不了了”小凉搂在辜云身

第五章、风月枉然 八十七回、大相国寺

斜月当空,开封城里一片喧嚣,小凉被辜云从房中唤醒:“嘘!”

“辜云!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听!”

忽然间军伍喧闹之声,此起彼伏,却看长街之下无数蒙古兵手举火把,照的街市通亮;见各个街道里,蒙古兵列成长队一望无际,似无数条火蛇一般向远方汇集。

汴梁如今是四战之地,如此大动干戈怕是要打什么大仗。一时间铜锣喧闹,高台上的警铃敲响,无数手持长矛大盾的士兵在街道里盘桓。

辜云看罢一时惊愕,难道是蒙古人要屠城?却看这帮蒙古人没有挨家挨户抓人,反倒是都朝着大相国寺的方向移动,旋即定下一口气来。笑道:“小凉姑娘,在下带你去打架可愿意跟去!”

小凉点点头:“嗯,去倒是行,不过你的伤还没好!”

“诶~怕什么,我瞧着蒙古人的阵仗不小,今天定有好戏看!”辜云道。

“好吧!只是你万事小心就好。”小凉点点头。

忽然被辜云提起纤腰,飞了出去,小凉斜看辜云侧脸,一块白玉面具阴阴沉沉,却在月光之下隐隐流露出俊朗神色,忽然心头荡漾,胡思乱想了一番。

一行数里,却见的开封大相国寺古木葱葱,寺院庄严肃穆,雄伟宏大竟然规格建制更胜少林,钟楼巍峨,鼓楼气派,好一派皇家寺院。寺院前后两院,前院入门便赫然写着四个大字“护国佑民”金漆镶嵌甚是庄严,入门之后走过院子便是一座大雄宝殿,大雄宝殿后面则是一座八角琉璃殿,相传这八角琉璃殿内供奉这一尊千手千眼佛,纯金铸就有四五千斤重叻,在之后就是一座极高的建筑,三层阁楼高约数十丈,是中原一带有名的藏经阁。

只见这些铁甲军卒层层叠叠把大相国寺围得水泄不通,无数弓箭扣弦待发,且看蒙古兵此时行动都是百战好手,无数暗箭轻功飞跃,隐匿楼宇之间把弓箭对准藏经阁。

小凉被辜云带着隐匿在一棵大杨树上,静静看着变化。

忽然,一声龙吟传来,一股极强气浪带来一阵罡风,只见大相国寺里无数兵将被这股罡风一齐击倒,内息之强,辜云竟然自愧不及。

一阵长风袭来,见得一个蓬头乞丐,手持一杆绿竹棒落在藏经阁上,提一个酒葫芦,放声大笑一阵狂饮。

且听蒙古语令下,万箭齐发,似飞蝗一般,箭矢极快,怎知箭矢眨眼消失已落楼上,却怎么也不见了乞丐身影。

突然啪的一声,似铜钟敲响,寺院里听得真切,大相国寺方丈悟慧禅师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,私下里众人无不惊叹这大乞丐的迅捷,倘若这乞丐掌力加重,这方丈非要被击碎颅骨不可,但是这大乞丐,一掌掴去,却打得格外响亮,显然不是要杀他而是要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尽失。

只见大乞丐又站在藏经阁顶上大声对着院中和尚呵斥道:“喂!臭和尚,你们大相国寺窝藏多少少女啊?你快快交出来,否则我就一把大火把你们大相国寺烧了!”

和尚道:“什么少女不少女的,我们这大相国寺是佛门清修之地,怎会窝藏女眷?周帮主,你大驾就别含血喷人了!”

“呸!放屁,格老子的,不要抵赖,三日前蒙古大军发兵攻打小明王一路义军,你们元庭苦于军资不够却要挨家挨户的抢孩子,抢女人充作军粮,吓得百姓纷纷要把孩子和女人送出城外。怎晓得你大相国寺却大发慈悲说你们是元庭庇护的皇家寺院,蒙古兵不敢掠夺,于是你们就大开寺门收留妇孺,结果可倒好,等到风头一过,你反而不交出女人和孩子!说!这分明就是你们和元庭定下了,偏人的把戏,现在你好把女人和孩子给你们送去前线!”周癫道。

小凉在夜色之下细细辨认眉目,方才知晓了这人就是当日救命的周颠,忙与辜云道:“辜云辜云,周颠大侠不是去追杀王保保了吗?今日怎么在这儿?会不会是那个坏蛋让周颠大侠杀了!”

辜云却道:“嗯但愿如此!不过王保保那厮心机深重,不会那么简单就被杀的。”

斜月当空,开封城里一片喧嚣,小凉被辜云从房中唤醒:“嘘!”

“辜云!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听!”

忽然间军伍喧闹之声,此起彼伏,却看长街之下无数蒙古兵手举火把,照的街市通亮;见各个街道里,蒙古兵列成长队一望无际,似无数条火蛇一般向远方汇集。

汴梁如今是四战之地,如此大动干戈怕是要打什么大仗。一时间铜锣喧闹,高台上的警铃敲响,无数手持长矛大盾的士兵在街道里盘桓。

辜云看罢一时惊愕,难道是蒙古人要屠城?却看这帮蒙古人没有挨家挨户抓人,反倒是都朝着大相国寺的方向移动,旋即定下一口气来。笑道:“小凉姑娘,在下带你去打架可愿意跟去!”

小凉点点头:“嗯,去倒是行,不过你的伤还没好!”

“诶~怕什么,我瞧着蒙古人的阵仗不小,今天定有好戏看!”辜云道。

“好吧!只是你万事小心就好。”小凉点点头。

忽然被辜云提起纤腰,飞了出去,小凉斜看辜云侧脸,一块白玉面具阴阴沉沉,却在月光之下隐隐流露出俊朗神色,忽然心头荡漾,胡思乱想了一番。

一行数里,却见的开封大相国寺古木葱葱,寺院庄严肃穆,雄伟宏大竟然规格建制更胜少林,钟楼巍峨,鼓楼气派,好一派皇家寺院。寺院前后两院,前院入门便赫然写着四个大字“护国佑民”金漆镶嵌甚是庄严,入门之后走过院子便是一座大雄宝殿,大雄宝殿后面则是一座八角琉璃殿,相传这八角琉璃殿内供奉这一尊千手千眼佛,纯金铸就有四五千斤重叻,在之后就是一座极高的建筑,三层阁楼高约数十丈,是中原一带有名的藏经阁。

只见这些铁甲军卒层层叠叠把大相国寺围得水泄不通,无数弓箭扣弦待发,且看蒙古兵此时行动都是百战好手,无数暗箭轻功飞跃,隐匿楼宇之间把弓箭对准藏经阁。

小凉被辜云带着隐匿在一棵大杨树上,静静看着变化。

忽然,一声龙吟传来,一股极强气浪带来一阵罡风,只见大相国寺里无数兵将被这股罡风一齐击倒,内息之强,辜云竟然自愧不及。

一阵长风袭来,见得一个蓬头乞丐,手持一杆绿竹棒落在藏经阁上,提一个酒葫芦,放声大笑一阵狂饮。

且听蒙古语令下,万箭齐发,似飞蝗一般,箭矢极快,怎知箭矢眨眼消失已落楼上,却怎么也不见了乞丐身影。

突然啪的一声,似铜钟敲响,寺院里听得真切,大相国寺方丈悟慧禅师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,私下里众人无不惊叹这大乞丐的迅捷,倘若这乞丐掌力加重,这方丈非要被击碎颅骨不可,但是这大乞丐,一掌掴去,却打得格外响亮,显然不是要杀他而是要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尽失。

只见大乞丐又站在藏经阁顶上大声对着院中和尚呵斥道:“喂!臭和尚,你们大相国寺窝藏多少少女啊?你快快交出来,否则我就一把大火把你们大相国寺烧了!”

和尚道:“什么少女不少女的,我们这大相国寺是佛门清修之地,怎会窝藏女眷?周帮主,你大驾就别含血喷人了!”

“呸!放屁,格老子的,不要抵赖,三日前蒙古大军发兵攻打小明王一路义军,你们元庭苦于军资不够却要挨家挨户的抢孩子,抢女人充作军粮,吓得百姓纷纷要把孩子和女人送出城外。怎晓得你大相国寺却大发慈悲说你们是元庭庇护的皇家寺院,蒙古兵不敢掠夺,于是你们就大开寺门收留妇孺,结果可倒好,等到风头一过,你反而不交出女人和孩子!说!这分明就是你们和元庭定下了,偏人的把戏,现在你好把女人和孩子给你们送去前线!”周癫道。

小凉在夜色之下细细辨认眉目,方才知晓了这人就是当日救命的周颠,忙与辜云道:“辜云辜云,周颠大侠不是去追杀王保保了吗?今日怎么在这儿?会不会是那个坏蛋让周颠大侠杀了!”

辜云却道:“嗯但愿如此!不过王保保那厮心机深重,不会那么简单就被杀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