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世三国

异世三国

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1:17:19

最新章节: 小凉形容**,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,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。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。极是魅惑性感,又是稚嫩撩人,又是妩媚色气,着实令人欲罢不能。纤柔的玉颈,衬托这白皙的下颌,让人忍不住亲上去。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**。“啊,辜云我好热...受不了了”小凉搂在辜云身

第五章、风月枉然 八十九回、并驾齐驱

“哼哼,臭小子快出来吧,再不出来,老乞丐我快撑不住啦!”周颠一声冷笑。

辜云心下一惊:“周大侠果然厉害,我自以为天下间再无人能洞悉我的身法!看来武学之道没有止境,我自己为已经练到了至臻境界,实际上仍然是人外有人啊!”

辜云呼的一声越出,周颠一喜却道:“哈哈哈哈,张老道收的好徒弟!”

“周前辈过誉了!”辜云道。

“诶!小子,算你懂事儿啊!”周颠一时大笑。

那辜云既然为张三丰的徒弟,那么若是以年纪论断辈分这周颠必然是张三丰的晚辈,那既然是晚辈,就是辜云的同辈。然而几次欲张三丰交谈这周颠显然是与他忘年而交,平辈论处,况且江湖地位,年纪大小都应该称周颠为前辈,辜云这一声前辈却叫的周颠开心。

王保保瞥见辜云,心中一凛冷汗直流心中却知辜云武艺,如此一来二人夹击自己全然无必胜把握。

忽然又见蒙古兵将杀奔,辜云重剑出鞘,劲力一抖,嗡的一声击出,一套武当“镇山剑法”大开大合,气象万千,院子里的蒙古兵抵不住,只见重剑刚猛,长矛一抵,矛杆就都断了,待辜云纵横剑劈盾,辜云剑气霸道,剑锋一荡,盾也都分做两半,更不要说盾后的兵将了,辜云一阵厮杀蒙古兵却又向院子外暂时退出。

届时王保保与周颠已经打到难解难分之境,忽然王保保招数急变,双拳顶出正使出少林寺的“大力金刚掌”来,呼的一声震起一阵落叶!这“大力金刚掌”和“大日神掌”一脉相承,都是佛家至刚至猛之武功,王保保平日杀人之时最擅长用这招,他本来功力不及周颠,但是这邪药一吃,整个人内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只见他一掌击出,似有排山倒海之力,更何况有龙象波若功加持,“大日心经”“易筋经”“洗髓经”在体,一招击出威力可想而知。

周颠武功亦纯是阳刚一路,他虽会以巧取胜,但是如今也是棋逢对手,本心爱玩,偏要以“亢龙有悔”硬撼来力,旋即亦是双掌推出,一声龙吟飞驰。

二人两股气浪似两团雷霆一般,正撞在一起,真气激荡发出呲呲,爆裂之声,真气流转竟然震得大地乱颤,大相国寺的地砖都爆裂开来。

周颠道:“呵呵呵,好功夫!”怎知这“亢龙有悔”劲力浑厚,自有无处重劲力生生不息的从手上如江水奔腾一般一浪一浪涌出,这王保保武功虽然刚猛,却哪里有这般精妙,旋即发力后撤!

辜云登时见状,玄铁重剑一挥,嗡的一声直逼过去。

“好家伙!”王保保登时,大惊却见

“哼哼,臭小子快出来吧,再不出来,老乞丐我快撑不住啦!”周颠一声冷笑。

辜云心下一惊:“周大侠果然厉害,我自以为天下间再无人能洞悉我的身法!看来武学之道没有止境,我自己为已经练到了至臻境界,实际上仍然是人外有人啊!”

辜云呼的一声越出,周颠一喜却道:“哈哈哈哈,张老道收的好徒弟!”

“周前辈过誉了!”辜云道。

“诶!小子,算你懂事儿啊!”周颠一时大笑。

那辜云既然为张三丰的徒弟,那么若是以年纪论断辈分这周颠必然是张三丰的晚辈,那既然是晚辈,就是辜云的同辈。然而几次欲张三丰交谈这周颠显然是与他忘年而交,平辈论处,况且江湖地位,年纪大小都应该称周颠为前辈,辜云这一声前辈却叫的周颠开心。

王保保瞥见辜云,心中一凛冷汗直流心中却知辜云武艺,如此一来二人夹击自己全然无必胜把握。

忽然又见蒙古兵将杀奔,辜云重剑出鞘,劲力一抖,嗡的一声击出,一套武当“镇山剑法”大开大合,气象万千,院子里的蒙古兵抵不住,只见重剑刚猛,长矛一抵,矛杆就都断了,待辜云纵横剑劈盾,辜云剑气霸道,剑锋一荡,盾也都分做两半,更不要说盾后的兵将了,辜云一阵厮杀蒙古兵却又向院子外暂时退出。

届时王保保与周颠已经打到难解难分之境,忽然王保保招数急变,双拳顶出正使出少林寺的“大力金刚掌”来,呼的一声震起一阵落叶!这“大力金刚掌”和“大日神掌”一脉相承,都是佛家至刚至猛之武功,王保保平日杀人之时最擅长用这招,他本来功力不及周颠,但是这邪药一吃,整个人内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只见他一掌击出,似有排山倒海之力,更何况有龙象波若功加持,“大日心经”“易筋经”“洗髓经”在体,一招击出威力可想而知。

周颠武功亦纯是阳刚一路,他虽会以巧取胜,但是如今也是棋逢对手,本心爱玩,偏要以“亢龙有悔”硬撼来力,旋即亦是双掌推出,一声龙吟飞驰。

二人两股气浪似两团雷霆一般,正撞在一起,真气激荡发出呲呲,爆裂之声,真气流转竟然震得大地乱颤,大相国寺的地砖都爆裂开来。

周颠道:“呵呵呵,好功夫!”怎知这“亢龙有悔”劲力浑厚,自有无处重劲力生生不息的从手上如江水奔腾一般一浪一浪涌出,这王保保武功虽然刚猛,却哪里有这般精妙,旋即发力后撤!

辜云登时见状,玄铁重剑一挥,嗡的一声直逼过去。

“好家伙!”王保保登时,大惊却见

王保保瞥见辜云,心中一凛冷汗直流心中却知辜云武艺,如此一来二人夹击自己全然无必胜把握。

忽然又见蒙古兵将杀奔,辜云重剑出鞘,劲力一抖,嗡的一声击出,一套武当“镇山剑法”大开大合,气象万千,院子里的蒙古兵抵不住,只见重剑刚猛,长矛一抵,矛杆就都断了,待辜云纵横剑劈盾,辜云剑气霸道,剑锋一荡,盾也都分做两半,更不要说盾后的兵将了,辜云一阵厮杀蒙古兵却又向院子外暂时退出。

届时王保保与周颠已经打到难解难分之境,忽然王保保招数急变,双拳顶出正使出少林寺的“大力金刚掌”来,呼的一声震起一阵落叶!这“大力金刚掌”和“大日神掌”一脉相承,都是佛家至刚至猛之武功,王保保平日杀人之时最擅长用这招,他本来功力不及周颠,但是这邪药一吃,整个人内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只见他一掌击出,似有排山倒海之力,更何况有龙象波若功加持,“大日心经”“易筋经”“洗髓经”在体,一招击出威力可想而知。

周颠武功亦纯是阳刚一路,他虽会以巧取胜,但是如今也是棋逢对手,本心爱玩,偏要以“亢龙有悔”硬撼来力,旋即亦是双掌推出,一声龙吟飞驰。

二人两股气浪似两团雷霆一般,正撞在一起,真气激荡发出呲呲,爆裂之声,真气流转竟然震得大地乱颤,大相国寺的地砖都爆裂开来。

周颠道:“呵呵呵,好功夫!”怎知这“亢龙有悔”劲力浑厚,自有无处重劲力生生不息的从手上如江水奔腾一般一浪一浪涌出,这王保保武功虽然刚猛,却哪里有这般精妙,旋即发力后撤!

辜云登时见状,玄铁重剑一挥,嗡的一声直逼过去。

“好家伙!”王保保登时,大惊却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