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世三国

异世三国

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1:17:19

最新章节: 小凉形容**,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,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。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。极是魅惑性感,又是稚嫩撩人,又是妩媚色气,着实令人欲罢不能。纤柔的玉颈,衬托这白皙的下颌,让人忍不住亲上去。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**。“啊,辜云我好热...受不了了”小凉搂在辜云身

第五章、风月枉然 九十回、打狗棒法

辜云定睛一瞧小凉,额头竟然有鲜血溢出,方才知道适才定有凶险,一时万般懊悔。

辜云道:“周前辈,现如今这般情况我们不妨暂想脱身之法,营救妇孺之事不如从长计议。”

周颠长叹了一声:“好吧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!”

周颠辜云的功夫都是万军中来去自如的身手,但是敌人有王保保这样的高手,被他缠住怕也是难办,现下之计只有先打倒王保保,方能脱困。

小凉素看武侠剧,端看这周颠一副大乞丐模样,心头一直有一个疑问,到底丐帮的打狗棒法高明,还是降龙十八掌厉害,旋即问道:“周帮主您为什么不用打狗棒呢?”

周颠哈哈哈一笑,瞧着小姑娘柔柔弱弱,额头带血却不减刚毅之色,甚是喜欢唤她过来附耳道:“这三十六路打狗棒法是极为厉害的,但未见得就比降龙十八掌高明,只是这降龙十八掌招数名声在外,江湖人必然多加小心,听得名号之后肃然起敬加以防备!但是这打狗棒法少见于江湖,逢敌对战奇招妙法陡然一变,却往往能出奇制胜,故而这打狗棒法很少外传!数百年来,丐帮逢到危难关头,帮主亲自出马,往往便仗这打狗棒法除奸杀敌,震慑群邪。”

小凉笑道:“嘿嘿嘿,周叔叔,你最好了,能不能把他教给辜云啊?”

周颠笑道:“哈哈,好你个小丫头,这么惦记你的情郎啊~他可是学全了我的降龙十八掌啊!”周颠讲到这里不由得心头一惊,他所传降龙十八掌共有六人,掌法精意全在已经死去的邹普胜手中,若想一并学会必然要邹普胜亲自传授,忽然思虑犹疑,却心知自己曾受邹普胜所托一直帮他寻访一个十三岁的女儿,却见得眼前少女玲珑娇巧,淑丽无匹不由得一惊,却道:“哈哈哈哈哈,教就教,你可是我邹普胜邹老弟的女儿?”

小凉忽然一皱眉,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,却想了想自己穿越成了邹倩儿,那自然要帮邹倩儿和辜云完成一些事情,旋即点了点头:“周叔叔,可以这么说,不过这个讨厌鬼,才不是人家的情郎叻!”

辜云调侃道:“哈哈哈,不错不错他是我侄女儿!”

周颠摇了摇头:“诶诶诶,算了算了,人一多辈分就乱了套了,想来这姑娘安安稳稳的,你小子照顾她也没少费心,你既然有恩与我丐帮,教你点东西也是应该!”

王保保一旁调息内劲,却有些不耐烦了道:“行了,行了,你们几个家常也说完了,快快束手就擒吧!”

周颠骂道:“你个蒙古狗,在这费什么话呢!小兄弟,瞧好吧!”周颠陡然跃出,辜云此时只负责守住寺门即可,须知道二人合力必然能击败王保保,只不过这周颠身为丐帮帮主,武功盖世,若是单打独斗他人相助定然有失身份,就算是要合力也得是要胜负分出之后才能出手。

忽然周颠跃起,手中绿玉杖一扬,王保保只见棒尖带风,力道颇重,怎可轻敌旋即内功一颤,吸起一杆长矛握在手中正使出“伏魔杖法”相对,那“伏魔杖法”势大力沉极为刚猛凶悍着实令人震惊!

怎知这周颠手中打狗棒法实在精妙,且又是王保保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高明招数,只见周颠手中打狗棒一缠,那竹棒有如一根极坚韧的细藤,缠住了大树之后,任那树粗大数十倍,不论如何横挺直长,休想再能脱却束缚,是随敌东西正是这打狗棒法“缠”字诀的精要!

王保保届时大惊,却只见竹棒一转,使出“转字诀”来,眼见竹棒化成了一团碧影,猛点敌人后心「强间」、「风府」、「大椎」、「灵台」、「悬枢」各大要穴。这些穴道均在背脊中心,只要被棒端点中,非死即伤。

王保保兀那之间招法大乱,他虽然神功护体,邪药加持,但是就算他的功力在多出十倍,没有精妙招式承载也断然不是周颠的对手,虽然他的招式不可谓不精妙,但是面对奇招陡变的打狗棒法,自然也是不知如何应对,须臾之间连连中招,虽然功力上不输,没有重伤而死,但是这周颠棒端击打,甚是疼痛,真如一个落水狗一般被打得嗷嗷乱叫。

“嗷!嗷!嗷!嗷!”一时间王保保紧忙躲避,闪到角落。

怎知周颠紧忙追打,王保保伸手一拦,便被绿玉杖击中手部“挑拨狗爪”,王保保抱头便又是一招“斜打狗背”王保保要逃就是一招“反截狗臀”,王保保伏地又是一招“拨狗朝天”。

这王保保心下怕了,不敢疾攻,周颠也不由得暗暗惊叹,这王保保果然不简单,若是换做他人,他这一番打狗棒法使出早就乱棍打死了。但是如此僵持,若被这王保保瞧出来棍里的门道,岂不不如这般好应对,将来破解之法流传出去,在江湖之上岂不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效果,况且假如后世丐帮帮主如临大敌,岂不吃亏,想到这里既然不能瞬时击杀,却也不用打狗棒法了!

却听辜云道:“哈哈哈哈,王保保胜负已分!受死吧!”

辜云重剑击出,嗡的声破空而来,王保保此时已经全无斗志侧身就跑,飞到钟楼之上,辜云仗剑去追,两个一番酣战,那钟楼地处狭窄,二人招数都是势力无挡,你一掌击碎栏杆,我一剑震断柱子,不一会儿这木质的钟楼,传来无数木头震断之声,这钟楼建的牢固,但是始终是古建,外面崭新,里面却是腐木了,咯喇一声飞了一块木板,咯噔一声有断了柱子,剑掌激斗,偌大的钟楼竟然塌了下来。

这大相国寺的铜钟极大内壁坚厚,声音浑厚,自唐代沿用至今,每当铜钟敲响,整个汴梁都能听遍。这钟声响亮优美,尤其是秋冬的霜天叩击,声音清越,响彻全城,素有“相国霜钟”的美誉。为汴京八景之一。

忽然间辜云剑气纵横,震断了这钟楼承重之柱,大钟坠下,周颠登时出手,辜云手中重剑可以说是天下间最刚猛精进的长剑,周颠这打狗棒也可以说是天下最精妙猛劲的竹棒,两力合击正压在王保保肩上,他知觉两边力气如大山一般压来喘不过气,就算是邪药加持也断然比不过二人合力!

王保保登时眼前一黑,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只觉大钟轰然落下,咚的一声把王保保扣在里面,王保保一时震动,在铜钟之内被震得五脏六腑如刀搅一般,这钟声激荡,活活是把钟里的王保保震得呕吐不止。

辜云周颠登时一喜,带着小凉却以轻功飞走了。